黄仁俊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
夜宿理塘汉戈帐篷城是什么感觉-LO2VE理塘
从理塘县出发,绕过扎尕神山,路经甲洼乡,此间山路几多迂回,公路两旁亦是草场,但这里的草场规模只是山坳处相对平缓的地带,称不上“平坝”。继续前行数十公里,终于抵达此行目的地——汉戈花海。
摄影者 : 赵珽健 &博格勒


许是季候未到,草原上的花儿远远望去还没有形成“花海”的模样,但可以想象,如果它们全部绽放,我们目光所及之处,就是一片灿烂呀……
就这样下车观望一会儿,负责人从花海右侧走来,引我们走向坐落在草原上,那一座座引人注目的白色建筑物——帐篷营地。“北欧ins风啊”,这是帐篷带给我们的第一视觉感受王碧琪。


目测空间约有十多平米大小的帐篷,被分为两种风格,一种是藏民牦牛式方形帐篷,一种则是尖顶类似于蒙古包形状的。前者被定位为精品帐篷,空间格局稍大,帐门前摆放着三三两两供游客们休憩喝茶的编藤椅。后面一种为普通帐篷,被篱笆包围着,像极了一个个独立的小院落;两种风格的帐篷只在价位和空间上稍显不同,质感上并无差别。

在获得邀请后,我们当晚即入住到普通帐篷房内,这是由两张床、一套茶几桌构成的简易住宿空间,但当你脱下鞋子,双脚踏入到柔软的地毯上,这区区几十平米的小帐篷带给你一种截然不同于酒店式的入住体验。这不是水泥混合土垒砌而成的砖房,它很简单的,一根柱子撑起整个帐篷,它又不简单,它会透着光也会透着气,身处其中,竟无烦闷之感,不免心生惊奇,感叹着这种轻奢和舒适。


草原上的夜晚总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丽,你就这么伫立在帐篷门口,安静地看着远处,你看着天边一点点变暗列强路,这是一种神奇的色彩变换,天空由白色到深蓝,再到墨黑叶真理,略带有斑斑星光,若隐若现。

近处,你的眼前,是发着光的帐篷呀,像极了一颗颗嵌在草地上的小明珠罗琦琦。藏金生

晚上终究还是有些凉意,想要早早入睡,本以为在这种地方应该不方便洗漱,但没想到有洗漱台还有沐浴间,也是十分惬意了惊变20年。稍事整理,准备入睡重生工业帝国,床垫还算柔软,看得出来被褥也是星级标准的要求,每间帐篷都会配有一把钥匙,很好的解决了安全的顾虑中国爱拉索。我们最喜欢的啊,就是躺在床上,抬头上望,头顶是几何图案极简风格的黑白吊灯,再往上是帐篷顶,如果你看过天主教堂里的穹顶,此时在你脑子的画面就是这些,一个原点,分散的几个支点,我们在底下自由畅想……抵不过困意,缓缓入眠,我们的周围都安静下来了,不见了白日里的喧嚣和热闹,虫子叫累了,弦调顿时拉长低吟左天成。倒是深夜突然被雷雨惊醒过来,草原上的天气是不可预测,也是变幻不定的。睁眼望了望穹顶,栗锦心中没有被吵醒的烦躁,因为雨滴落在帐篷上的声音实在是温柔和可爱,不是嘈嘈切切地“急雨”,而像是在你耳边“私语”一般。置身于大草原之中,此时的你,很自然地与大自然联系在一起,或还融为一体。

与其说是住在星空帐篷下,倒不如说这是一场与天地万物的对话,没有谁创造了谁,我们在这样的时空下与大自然成为了好朋友,这种亲密关系会让你暂时摆脱躁动,心心念念的都是我在宇宙中,在星空下,在草原上……
晨起,毫无意外是被阳光吻醒。六点多一刻,草原上的天色又恢复了白色,且慢慢走向金黄。打开帐篷门,你的正前方就是太阳,你的脚下也是和你一般刚刚苏醒,身上还沾着昨夜雨水的小草们许明杰。

营地的早餐是白粥咸菜,山泉水煮的粥自带一股香甜,野外就餐,你的眼神可以四处飘望,于是mc冰鑫,食堂后方几处藏式帐篷格外引人注目人工虎骨粉,这里的工作人员几乎都是汉戈村的村民,女孩子们穿着藏式服装,腰间别着对讲机炼狱巫魔,看到我们对这些建筑物感兴趣便主动当起导游,带我们走近处探寻。

比着昨晚入住的北欧小清新式风格的帐篷,这些藏区特色的“房子”也让人不由赞叹,帐篷周身绘有“吉祥八宝”的图案纹饰,颜色绚烂且庄重。

在满是绿色的草原上妙妙书,一边是白色清新之感,一边是藏式艺术之感,他们一起构成蓝天下色彩丰富的画板江雨寒。


起风了,看到远处随风飘动的经幡了么?风不算大,经幡旗就在你的眼前舞动,你像是观看了一次宗教仪式现代军阀,就站在经幡前蔡炳丁,一动不动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