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仁俊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
婚姻里,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-白小夭

嗨~
点击上方蓝字▲关注「白小夭」
听说好看的人都置顶了我

文:白小夭插图:Daniela Tieni
1
地上的尸体微张着嘴,细碎的刘海下是一张清秀的脸,宛如一个刚刚睡着的婴儿。
女人就坐在尸体旁边,她的心正剧烈地跳动着,脑海里一片空白,她没想到,氰化钾的毒性竟然这么大。
在地上坐了很久,她站起身来,深深地吸了口气,开始打扫房间。
简单的打扫过后,她拿出了准备好了的毛发,细心的将这些放在了地上的一些隐秘的位置上,之后用棉签在死者的指甲里划了两下。
做完这一切之后,女人满意地点了点头,随后自然地走出了房间。
2
午夜。
柳青的手里正端着一杯酒,她慢慢的摇着杯子。
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位垂眉的摆渡老者,静静的等待着过河的客人。
事情的进展正在朝着她计划的进行浪凌飞,只要不出什么差错,那么,邓风这个贱人一定会得到他应有的报应的。
“叮叮叮......”
这样想着,门铃合时宜地响了起来。
柳青放下了杯子,迈着轻巧的步子走向了门口,这门铃声比她想象的要早。
“你好,是柳青女士吗?”
“没错,我是柳青,请问您有什么事吗?”
柳青假装疑惑地问着门口的警察,眼神里却是一种自然的神情,并没有显得多惊慌。
“哦,是这样的,邓风先生是您的前夫吧。”
“是的,请问他出了什么事吗?”
“哦,是这样的,邓风先生因为涉嫌杀害一名中国籍女子梁珍,现在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,我们这次来找你,主要是为了询问一些情况。”
一切进展的太过顺利,这幕情景已经在柳青心里排演了无数次,等到真正的上演的时候德西拉姆,一种报复的快感涌上了她的心头。
“不会吧,据我了解,他不会是这样的人呐。”柳青故作吃惊道。
“现场留下了他DNA,而他本人也对此供认不讳,这凶手就是他。”
这句话倒是柳青没有想到的,邓风竟然会认罪?
柳青配合着做着笔录,“警察同志,邓风会被怎么判啊?”
柳青终于还是问出了这句话,她的心中那种报复的快感已经随着警察的问话而渐渐地平息了下来。
“像他这种情况,韩志胤虽然认罪态度较好,但是情节恶劣,按照量刑标准来看,应该会是无期或死刑。”警察例行公事地说道。
3
柳青和邓风相识于大学汽车维修技师,邓风是诗社社员,经常在学校论坛里发一些原创的和转载的诗歌。
一天,邓风将郑愁予的那首《错误》贴到了论坛上,发表了一些他对这首诗的见解,随即就有人私信他。
那个人就是柳青。
彼时的柳青酷爱创作,她最喜欢的是诗人就是郑愁予,而那首《错误》,更是在她心中占据了无比重要的位置。
当她看到邓风的帖子的时候,心下就开始激动了起来,他对于这首诗的理解与自己竟然十分相似。
她对这个未曾谋面,却对诗歌有着独到见解的男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于是便联系上了他。
他们互相交换着对诗歌和创作的看法,一番探讨之后,发现彼此三观出奇地一致。
随后的日子里,两人交流越发频繁,开始互生好感,不多时便在一起了。
毕业以后,他们很自然地牵手结婚,一切看起来那么幸福。
开始的几年里,邓风与柳青相处融洽甜蜜,他们每天聊着诗歌,音乐,电影。
那时的他们并没有多少钱,两个人挤在一间破旧的廉租房里,做着枯燥的工作,领着微薄的薪水。
每到发工资的日子,邓风一定要给柳青买她最喜欢的黑森林蛋糕石中鱼,柳青每次都会嗔怪他又乱花钱,但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喜悦。
那是柳青心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。
以后的岁月里,每每想起这段日子,柳青嘴角都会不自觉地弯起一抹甜蜜的笑。
但是,这一切终究是过去了,男人,就像只不安分的猫,永远都不会满足眼前的。
他们会不断地去试探,去攫取,去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,包括女人。
至少邓风就是这样。
如果邓风没有一而再再而三,无底线的冲击着柳青,柳青哪里舍得对这个自己深爱着的男人做出这样的事。
4
一个月前,柳青亲眼目睹了自己的老公被另一个年轻的女子亲昵地挽着手。
柳青神情呆滞地望着他们慢慢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,停车场阴暗的光线刚好把她隐没,手里刚买的橘子掉落一地。
她用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,眼里的泪,混合着停车场污浊的废气一起,暴露在空气中。
而在这天的前一个晚上,一条陌生的短信突然跳进了她的眼里。
“明天晚上八点,新联华超市地下停车场,你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邓风。”
她想到邓风这段时间来的奇怪之处,再加上这条短信的内容,她的心开始剧烈地不安起来,但却又急切地想要去一探究竟。
终于,害她无数次从黑夜中惊醒的噩梦还是发生了。
其实她早有预感,只是她万万没想到,邓风,这个平日里对她宠溺到极致的男人竟然真的会背叛她阿尔梅洛。
那么明目张胆,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应当。
那些过往的幸福,那些情到浓时的承诺,还有那些缠绵悱恻的情书,原来都是假的。
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多余的人,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能够相信的。
她现在想做的就是尽快逃离这个地方,她需要一个房间,一个完全密闭的,没有任何人打扰的房间,把自己囚禁起来。
5
柳回到家青躺在沙发上,屋里一片狼藉,厨房里满是被摔烂的碗,碎片在幽暗的灯光下,反射着慎人的光。
已近夜深,窗外正下着雨,邓风却依然没有回来的意思。
柳青从沙发上坐起,来到窗边,习惯性的望去。
以前她就是这样,算着邓风下班的时间,做好饭等着他。
但如今她知道,他是不会回来了。
“哼,一定又是跟那个狐狸精鬼混去了,你我夫妻相守这么多年,风风雨雨都过来了,临了,你还是变了心,真是可笑,猫就是猫,再如何温顺,终究还是要偷腥。”
柳青自嘲地说道,眼神里满是落寞,随即抓起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。
午夜,门口传来一阵窸窣的开门声。
来人小心翼翼的把玄关处的灯打亮,熟悉地走进客厅,柳青正躺在沙发上,身上披着单薄的外衣,面前的酒瓶空空如也。
他似是叹了口气,轻柔地把她抱起。
他把她放在床上,没开灯琴帝漫画,他知道她睡觉最怕灯光。
借着月光,他静静地看着她,眼中生出一股柔和的爱意。
第二天,柳青醒了,昨晚的宿醉让她忘了自己是如何回到床上的。
此刻她只觉得头很重,她伸手去拿杯子准备倒水,却发现杯子早已盛满,水是温的,刚刚适口,她苦涩地一笑,心里已明白七八分。
邓风回来了,还留下一张离婚协议书。
柳青心里一阵苦笑,眼神开始变得凌厉起来,几年的陪伴与守候换来的竟然是这样一种结果。
柳青草草地看了一眼协议书,随即拨通了邓风的电话。
“我们谈谈吧。”
“好。”电话里的男声略带沙哑,不似以往般精神。
“地点还是选在那间老酒吧。”
“随便。”
说完,男人率先挂断了电话。
电话的里余音让柳青感觉很陌生,她觉得这一切都是个噩梦。
这个噩梦仿佛马上就会醒,下一秒,邓风就会出现在她旁边,温柔地问她:“老婆,早上我们吃什么。”
可也仿佛永远都醒不来。
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挣扎着下了床。
镜子里的自己似乎苍老了十几岁,神情呆滞,眼睛肿胀。
她小心地把底妆上好,仔细地描眉画眼,一如曾经。
邓风,这一别怕是再难见到了。她心里想着,眼泪又要往下掉。
一切收拾妥当,就在她准备要出门时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邓风?
不可能,他从来都是个认理的人,既然约好在咖啡馆,他一定会在那等候了。
那会是谁呢?
她疑惑地开了门,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出现在门口,秀发如瀑,眉眼含情甘洛凡。
“你是邓哥的老婆吗?”
她先开了口,柳青看了半天,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。
对了,她不就是......
柳青心里一惊,随即一股愤怒涌上了心头,抬手就朝着女子脸上打去。
女子却早有防备,牢牢地抓住了柳青突然袭击上来的右手,冷笑着。
“你死心吧滦县生活网,邓风已经不爱你了。
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,黄脸婆一个,凭什么留住男人?
我劝你啊,趁早和他离婚,拿了钱赶紧走。”
说完,她挑衅地看着柳青。
她比柳青高一个头,一股盛气凌人的模样。
柳青刚刚平复的心情随着她的一席话又变得激动起来。
她本来已经想好了如果见到她该怎么去辱骂她,但现在,她一句话也说不出,只是涨红了脸,靠在门框上,任眼泪打花她刚刚画好的妆,在她脸上留下两条可怖的泪痕。
女子早已扬长而去,那头乌黑的秀发随着她的走动有节奏地甩动着。
柳青默默地站起,此时的她仿佛一个弃妇,内心的悲凉化成了一滴滴无声的泪水。
6
酒吧里昏暗的灯光下,邓风神情严肃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“离婚协议书我签过了,你真的想好要净身出户吗?”
此刻的柳青盯着眼前这个让她熟悉到有些陌生的男人。
多日没见的他,脸似乎更加消瘦,嘴边的胡渣让人想不起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。
“对,我想好了,就这样吧,我对不起你。”
他说完,起身就要走,似乎多待一秒都不耐烦。
柳青呆坐着,什么也没说,任由眼前的男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。
酒吧外的墙边,邓风靠在那,一副很痛苦的模样。
他颤抖着手掏出烟点燃,深深吸了几口,才迈步离开。
酒吧里,柳青抿了口威士忌,她在脑海中努力的寻找着他变心的原因。
“你终于还是受不了我了。”
柳青喃喃自语着,随即干了手里的威士忌。
她骨子里是个占有欲很强的女人,容不得邓风与别的女人有过多的联系,因为这个他们之间吵过几次,但都以邓风的妥协而告终。
她再次要了一杯威士忌,眼睛也因为酒精的原因而微微发红。
对于邓风,她已经无力挽留了。
和他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,她知道这个男人骨子里的倔强,指望他回头是不可能的。
“你想要抛下我,那你也别想好过。”
她心里萌生出了一个邪恶的念头,她要把破坏她幸福生活的人通通推下地狱。
“贱人,这是你自找的。”她心里默念着。
7
柳青戴着一副黑色口罩,身上换上了一套推销员的制服。
她神情紧张,手不断地摩挲着,隔几分钟便看一看表。
她已经在车里坐了一天。
不久,她开始警觉起来,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进了她的眼里。
她尾随着女子上了楼。
柳青已经观察几天了,她每天七点钟准时上班,晚上九点下班,有时会跟那个男人吃饭,但更多时候,她是一个人。
“叮咚,叮咚,叮咚......”
柳青按响了门铃,她的手因为紧张而开始颤抖,呼吸变得急促。
“谁啊。”
“您好,我是宝丽来化妆品有限公司的,我们这边正在搞活动,您是我们的第39位幸运儿。”
她深吸了一口气,尽量让她的声音显得自然。
“好的,您稍等。”
话音刚落,门便被打开了张根学。
女子长发一如瀑布一样飘逸仙壶农庄,柳青如果不是那次见过她,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把这个美丽的女孩和小三联系到一起的。
但世事就是这样无常,谁也不会想到塞波加大公国,这样一个美好的人竟然是破坏一个家庭的罪魁祸首。
“您好,恭喜您获得了我们公司的护肤品一套,这是免费试用装,您可以先体验一下。”
柳青把一小瓶护手霜给了女子,她的手指微微颤抖。
“我不记得我跟你们公司联系过啊。”
女子警觉地说道,眼神里满是怀疑。
“是这样的,我们是抽取楼层上门推销的,你刚好被我们抽到了。”
柳青将早已准备好的台词念了一遍彩蝶郡主,她的声音压得很低,尽量不让女子有所怀疑。
“哦,是这样啊,那好吧。”
说完,女子毫无防备的打开了那瓶护手霜,将它均匀的涂抹在了手臂上。
“嗯,味道还是挺好闻的。”
柳青的口罩下面是一张掩饰不住兴奋的脸,她在等待着药效发作,等待着眼前这个如花的女孩变成一具尸体。
慢慢地,女子的头开始发晕,她扶住门框,嘴唇开始呈现樱红色锦衣娇。
不久,她倒在了地上。
柳青关上了门,身子也因为紧绷的神经开始瘫软下来,她无力的坐着。
柳青看着面前这个面色白皙的女人,内心的愤恨已经完全占据了她的理智,她的身子开始剧烈地颤抖。
“这是你自找的,邓风是我的,是我的,谁也别想抢走!”
?
未完待续
白小 夭

扫 码 和 我 一 起 来 搞 个 故 事 吧
每 晚 八 点 不 见 不 散
你可能还想看
忘了我。
人心换人心,换不来就死心。
别离开我,好吗逆脉天骄?
我想要你的一个赞,就像你在对我说晚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