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仁俊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
孔子赞管仲再议:仁德与功绩-历史的天空1840任怡旭
点击上方蓝字“历史的天空1840”直接关注,点右上推荐给朋友。

01
上篇写了《孔子赞管仲:大仁大义》的文章,有读者提出:“若没有这样的功绩憨憨牛属性,是不是管仲的做法就是不仁?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籍口功绩而行不仁之事?”问题提的很好,笔者热切希望互动辩论,赞赏有思想的人。
批评或质疑之声并非辩难,鼓不敲不响,理不辨不明,澄明事理匡正视听才是述事论理之要。首先回答第一个问题,关于“忠”内涵,此为问题的症结所在需要讲明。
在《论语》中,孔子有十几处讲到“忠”,大多阐明尽职、守责以及相互敬重之义。譬如,“定公问曰:“君使臣,臣事君,如之何?”孔子对曰:“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。”《论语八佾》
在对待君臣这样严肃的政治关系上,孔子只是强调相互尊重,并未提倡个人崇拜,也并不赞成“愚忠”。孔子有“始作俑者,其无后乎”的观点,虽然对此有多种解释,但总体上表达了孔子“仁”的思想。
孔子不赞成用酷似真人的陶俑殉葬,认为这是“不仁”的,更何况真人殉葬!殉义与殉葬本质是一样的,由此推断孔子并不赞成管仲殉死效忠,也就不认为管仲是“不仁”的。
子路、子贡所质疑的只是管仲殉死这件事情,并未言及“仁”的其它涵义,所以此处所指涉不能泛化为“仁”所有道德实践。孔子将殉义界定在“仁”的范围之外,故而在评价管仲时就不会陷入“以其不仁攻其仁”的两难境地。
孔子正面肯定管仲之“仁”,并非以其功绩遮掩“不仁”的瑕疵乔若熙。以孔子“仁”的标准判断,即使管仲没有这么大的功绩,也不至于灼上“不仁”的道德烙印。
魏征曾是唐太宗政敌李建成的谋臣销声匿迹造句,后为唐太宗所用,为开创“贞观盛世”居功至伟,成为“以人为鉴”的历史名臣。没有人纠缠魏征的“不忠”,更多的是赞誉其直言敢谏的耿直品格与历史功绩连恩青。
人们往往以道德的目光来审视政治人物。除却个人德性修养与品行问题,就邦国利益、大众福祉以及历史贡献而言,通常不能以一般的道德标准(孔子所言“匹夫匹妇之谅”)去衡量。
孔子循循善诱矫正弟子们的偏颇认识,使其明白“仁”的真正涵义,从而凸显管仲救民于水火的“大仁大义”。同时,也体现了儒家中庸之道的处世哲学,凡事讲求合理性与合宜性,不能固守成规落于俗套。

02
再来回答第二个问题风向仪吉他谱,如果躺在功劳簿上行“不仁”之事,这是典型的“以功害仁”。
此处有个思维的逻辑问题,有功与不仁之间并不存在逻辑关系,如若不加辨析很容易混淆视听。用充分条件与必要条件的逻辑推理分析,更能说明将有功与不仁强拉在一起的谬误,甚至有点“强盗逻辑”的味道。
历史上恃功放纵、居功自傲而招致大祸的不乏其人,年羹尧就是这样的人。年羹尧是雍正的得力干将视为腹心,战功显赫惊天魔盗团好看吗,雍正甚为倚重拔擢其为封疆大吏。
权势隆盛,皇恩眷顾,年羹尧的人生事业达到了顶峰。但年羹尧志得意满不知进退,恃功骄纵,盛气凌人。僭越君臣之礼,妄做过分之事,骄横跋扈之气日盛。
年羹尧的不仁劣行引起了雍正的极大不满魔兽进化师,且不思悔改,罪责难逃。年羹尧被指控九十二项大罪,岂非恶行昭著罪不容赦。显赫一时的年大将军,以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告终。
年羹尧功成名就之时,不重慎独修身,不知戒慎恐惧,此为“不仁”。得意忘形,私欲膨胀,纵有盖世功勋,终究“多行不义必自毙”。
儒家的入世路经“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,修身是人生的起点,也是事业的基础。一身不修,一家不齐,井琳何以治国平天下?即使偶尔获得成功中华手外科网,其“不仁”的本性不改,事业根基不稳难以守成。
现实当中有许多这样的例子,头顶着成功人士的光环,为富不仁、穷奢极欲、胡作非为、甚而至于违法乱纪,岂能用财富或地位衡量他们的德行呢?
名利的光鲜与德性的低劣形成鲜明对照,价值取向异化,实属文明社会拒斥的“不仁”行经余小宓。儒家倡导的仁以修身具有普世的价值意义孙全洪,无论人生事业成功与否,都是为人处事应遵守的基本道德法则曾嘉莉。
孟子曰:“居天下之广居,立天下之正位,行天下之大道;得志与民由之齐尔德,不得志独行其道;富贵不能淫,贫贱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。此之谓大丈夫。”这是一种大丈夫情怀,是儒家文化宝贵的精神资源,是仁人志士所追求的崇高境界关东太阳会。

03
言之有理,持之有故。反复品读孔子的这段言论,冥思苦想,思绪万千,切实体会到孔子“仁”的博大圆融。
就“忠”而言,忠于个人,注重名节,只是个人信义而已。忠于国家,为民族大义,不以一己之名节为重,此为“大仁大义”。如文天祥,杀身成仁,舍生取义,是正真殉道的仁人志士,是民族精神的图腾象征林为干。
忠诚于个人,殉死效忠,为自己获得好名声,其本质是自私的,不是正真的“仁”。“平时袖手谈心性,临危一死报君王”,这不是真正的忠义精神,而是腐儒与愚忠。
孔子内心是反对这种愚忠或毫无意义的自我牺牲,所以坚定地认为管仲是仁者。反之,如果私心很重,即使做出很大的成就,其本质也是“不仁”的九岁小凤帝,不能打着功劳的幌子行不仁之事。
“仁”的基本判断是“利己”还是“爱人”,以一己私利而违背道德就是“不仁”。为国家民族而死,死得其所;为个人效忠而死,死不足惜。
人们拒斥儒家思想为封建礼教,大多是曲解或误解孔子经典儒学本质涵义,将经典儒学与后世的政治化儒学相混淆。其实二者有本质区别,孔子经典儒学是“为己之学”,是精研“身心性命”之学,所追求的是天道贯注人间“天人合一”的终极理想。
而汉朝以降的政治化儒学,其本质是“为人之学”,主要满足于统治者的政治需要,尤其是朱熹之后,求学主要是为了博取功名安圣浩。
真正的儒学精华蕴含在孔子的经典儒学中,现代人大多不了解儒学悠久的变迁历史,也缺乏真正的现代新儒家的引领。故而一概而论,不加分辨慧缘大师,“倒洗澡水连婴儿一起倒掉”。
譬如君臣父子纲常,孔子的本意是强调一种类似于自然秩序的道德秩序,并非掌控生死予夺所谓“吃人”的封建礼教。
在中国古代,人们对于圣贤之人曾有多种评价标准。伯夷叔齐不食周黍饿死首阳山,是谓“清者”;柳下惠和光同尘平易近人,是谓“和者”;伊尹尽职守则任劳任怨,是谓“任者”。而孔子是集大成者,金声而玉振,是谓“时者”。
孔子仿佛在指挥一曲乐章,金声而起,玉振而落,如美妙的乐曲一样和谐动听。由此真正体会到颜回对孔子的无限景仰,“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”,孔子的思想精义绝非浅尝辄止的浅薄之识所能明察。
孔子既无为政建树,也无封侯赐爵,依世俗价值标准评判,算不得什么成功者。但孔子一直坚守着自己的理想信念,毫不动摇,终生践行。
孔子被尊为万世师表、千古圣人撩妹日记vr,并不在于其个人成就。而是其伦理哲学的光芒普照大地,为廊清世风返璞归真播下仁义道德的种子,生根发芽,枝繁叶茂自相矛盾造句。
廊然大公,心如明镜,“致广大而尽精微,极高明而道中庸”,这就是孔子。
今之人浮躁的心态如浮云飘忽不定,很难沉下心来研究学问。既无“尊德性”之志趣,又无“道问学”之追求。或妄自菲薄,或住相痴迷,一切以自我为中心,恰恰丢失了最宝贵的东西。
“功成不必在我,功力不必唐娟”是一种时代精神,传统文化根脉续接需要薪火相传,需要无数仁人志士默默无闻的无私奉献。

长按二维码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