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仁俊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
崩坏的花语·终章-ME社
点 关 注 给 你 比 小 心 心

(画师:hikari_01)
蓝色的蔷薇随着风轻轻地摇曳。

崩坏的花语·终章
甘い梦が思い出の中
甜蜜的梦在回忆之中
轻柔的歌声悄然传来,在血色的夜空中传达着歌唱之人悲寂的情感,原本不断挥舞着长矛的崩坏帝王也停止了手中的攻击,周围的崩坏兽与死士们也停止了它们兴奋的吼叫,所有的生物都抬起头来,向着歌声传来的方向望去。
终りまで——
直到终结——
“这声音是……莎拉?”芽衣勉强的从地上站起来,朝着教堂的顶端望去,那里正传来她们所认识的人的声音。
“是莎拉,芽衣,快看。”琪亚娜也望着教堂的顶端,白衣的女孩站在教堂的顶端,双手合十忘我地在歌唱。
“莎拉……”布洛妮娅也念出了女孩的名字。
汚れた哀しい笑颜
被血污的悲伤的笑
是的秦艺天,是莎拉,之前她们曾经保护过的那个柔弱的女孩,那个为了守卫自己的花店而奋不顾身的女孩,此时正出人意料的站在教堂的顶端,发出令人心碎的歌声。
“莎拉怎么可能在那里……”琪亚娜明显不能接受这个现实,目瞪口呆的看着在教堂顶端歌唱着的的莎拉。
“布洛妮娅……也不知道……”布洛妮娅也摇了摇头,显然面前的情景,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失って君の温もり
流失的你的体温
“莎拉……”
所有崩坏兽似乎都被莎拉的歌声所吸引,静静地站在那里,仰望着位于教堂之上的的诵唱的天使,似朝圣者一般。
“莎拉的崩坏能似乎还在上升……”布洛妮娅重新整理好自己的位置,忍着剧痛说出了让其余两人震惊的结论。
“什么?莎拉的崩坏能……还在上升?”
“是的……”
“那莎拉为什么会这样,她又……”琪亚娜显然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,曾经被她们保护的女孩九界佛皇,最终也没能逃脱名为崩坏的厄咒,并且沦为其帮凶,这是论谁都不想看到的。
ノイズの涡に卷き込んで
卷入噪音的漩涡之中
“那只有一种可能,”布洛妮娅抬起头看着还在歌唱的莎拉
“她是,被崩坏选中的人。”
“那就是说……”芽衣也张大了嘴,不能接受这个结果。
“莎拉,她很可能,要成为拟似律者的形态了。”
崩れて世界の中
在这渐渐崩坏的世界
莎拉身上的光芒变得越来越盛,似乎要渐渐掩盖住她的轮廓,教堂上部已经停止走动的时钟突然破碎,露出了里面一块紫色的方块,其中散发出的紫色流体正在迅速向着莎拉的身体涌去。
“那是……”
“那是教堂这个地下中心的能量来源,应该就是保护教堂没有受到爆炸波及的原因了……而现在……”布洛妮娅绝望的看着教堂的顶部,接下来的一切,就是令她们陷入绝望的梦魇。
星の光 消えて逝くの 终りの日——
在星光消失的那末日——
莎拉吸收崩坏能的范围越来越大,四周的紫色崩坏能似乎都向莎拉汇聚,范围逐渐扩大到全城,周围的崩坏兽和死士们都发出了兴奋的嚎叫,连帝王都丝毫没有继续攻击的意思,依然在等待着更高位崩坏使者的到来。
“崩坏能要到达临界值了——”
“什么?”
瞬间教堂顶部发出刺眼的光芒,让所有人都无法直视,不知道教堂的顶端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优しく身を捧げて
温柔的将身体献出
此时站在教堂顶端的莎拉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子,原本浑身的淤青与伤痕已经荡然无存,被感染的白色斑块也消失不见,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,原本由于灰尘而显得棕褐色的头发也显出了本属于她的金色,在光芒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耀眼。原本用来庇体的破旧衬衫已经变成了华丽无比的深蓝色连衣裙,点缀着绚烂的花纹,胸口还别着一束蓝色的蔷薇,莎拉的身后隐约能看到一对蓝色的翅膀正在缓缓摆动,她的头顶上方同样也悬浮着一个两头棱锥形的蓝色立方体,从中散发出巨大的能量。莎拉双手合十,放在胸前,似祷告般传达着自己的歌声。她的周围,蓝色蔷薇花瓣正在不断飘落,向着全城的方向飞去。
赤い月が血涂れ町を…
红色的月光照在血染的街道
“拟似律者吗……这……”芽衣看着已经变成律者形态继续歌唱的莎拉,口中泛出一丝苦涩,最终这个女孩不但没有逃离崩坏毁灭的厄运,还要成为崩坏的帮凶,陷入和曾经的自已一样的命运。
“吼——”崩坏帝王发出了兴奋的吼叫,为新的拟似律者诞生感到兴奋无比,它转过身来,再一次对着三人发出了凶恶的目光,它知道现在是它动手的时候了。
“可恶……”
“唔……”
“要这样结束了吗……”
三人勉强的站在一起,但以它们现在的状况,连最基本的反击都难以做出,在凶恶的帝王面前,她们只是三只待宰的羔羊。
悲鸣の歌姫の呗
悲鸣的歌姬在歌唱
一片散发着蓝色光芒的花瓣从三人和帝王的中间飞过,帝王抬起头,楞了一下,越来越多的花瓣向这个方向飞来,周围的崩坏兽那里也落下了许些花瓣,轻轻地落在了崩坏兽们和芽衣三人的身上。
“这是……”花瓣落到芽衣身上,散发着淡淡的蓝色的光芒,之后便瞬间融入了芽衣的体内,芽衣感觉身体中忽然传来一丝暖流,浑身的伤痛瞬间就被一扫而空,力量也几乎回到了战斗之前的状态,并且随着更多花瓣的落下,这种力量似乎还有逐渐上升的趋势。但是,面对帝王级的敌人,这样似乎……
甘い梦が思い出の中
甜美的梦在回忆之中
“这时候就该轮到我了吧,现在的你能做到什么?”一个似乎熟悉的声音在芽衣耳边响起。
“绝密通讯”熟悉的声音说道。
“绝密通讯?”
“接触这种花瓣,被封印的力量会在保持理智的情况下被强制引出,虽然这对你们来说能解除当前的危机,但作为你个人来说,MEI,很不妙吧?”
“是谁?”确实,如果使用第三律者的力量,解决面前的帝王,或许并不是问题……不行的,体内的崩坏能会极速升高,心脏旁边的小型炸弹就会爆炸……到那时,不仅我,琪亚娜和布洛妮娅也会……
“不过这次,MEIMEI,就交给我吧”
“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个名字,难道你是…”
“我会hack掉炸弹,倒不如说我已经在做了…..”
“不可能的,她在那时候已经……”
“啊,不愧是天命吗,看来只能暂时使炸弹失效,以我的极限大概是……1分钟,1分钟内解决战斗吧。使用那个力量的话很简单吧翁嘉穗。“
“……”
“MEIMEI就放心战斗吧,别和之前……一样”
远处的路灯上,女孩子关掉了复杂的投影面板,粉色的长发随风飘动,随之散落的光之粒子异常华丽,但一滴眼泪从脸颊划过。
“真是奇怪,明明…我已经不是人类了”
“嗷——”愤怒的帝王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它用力的挥下自己的长矛,企图将三人在恢复前击杀,但是淡蓝色的花瓣生出的藤蔓不知何时缠住了帝王的手臂,原本凛冽的攻击变得迟钝无比,状态已经恢复过来的三人轻而易举的便躲过了帝王的挥击。
“嗷——”周围的崩坏兽和死士们同时也发出了无力的悲鸣,纷纷倒在地上动弹不得,蓝色的花瓣一片一片的散落在它们身上,原本象征着崩坏的暗紫色外壳也逐渐变得暗淡无光,原本飞行的突进级崩坏兽也纷纷像被打中一样的落到地上,场面的局势瞬间逆转了过来。
终りまで
直到终结
“莎拉……”三人望着教堂顶端仍在歌唱的莎拉,之后又重新看向面前的崩坏帝王,纷纷做好了战斗的准备,原本已经损坏的重装小兔也在花瓣的帮助下得到修复,表面似乎还散发着淡淡的蓝色荧光。
“那么,结束你吧!”琪亚娜重新握了握拳头,向帝王发出了最后的通告
なくなったの记忆真実
失去的记忆的真实
“嗷——”帝王也变得十分愤怒,飞速转动身子周围的鳞片飞快的向三人的方向冲去,但当它在此反应过来的时候,三人已经向不同的方向闪开,瞬间对帝王形成了一个包围圈。
“这次的猎物,可是你了!”
芽衣说完,便一个箭步将太刀横在左侧,以诡异的步伐冲向场地中央的帝王,帝王因为难以捕捉到芽衣的位置,躲闪不及,被芽衣从左胁狠狠地挂出一道巨大的伤口。
むしばれた体の奥
被腐蚀的身体的深处
“嗷——”崩坏帝王瞬间吃痛,发出惨痛的嚎叫。
“重装小兔,fire!”
“轰——”连续的三声爆炸从帝王的身上传来,帝王的鳞片被炸的破碎不堪,原本有着亮白色的甲壳也由于轰炸变得有些焦黑。
懐かしい声を闻こえるの最後の呗
熟悉的声音是那最后的歌声
“你这次再来试试,本小姐可是不会让你打中了。”说完琪亚娜便挑衅般的对帝王发出了攻击。帝王瞬间将自己的长矛插入地下胡家玮,向着琪亚娜的方向刺去,琪亚娜熟练地后空翻躲开地刺的追击,顺势踏上建筑的断壁,然后冲向另一个方向,能量的尖刺始终追不上她。
“嗷——”
帝王加大了能量的输出,巨大的尖刺骤然从地表穿出,却被琪亚娜一个熟练地侧身跳所避开。崩坏帝王不甘,紧接着准备冲向琪亚娜,却发现自己与琪亚娜的距离始终无法靠近,回头一看,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一个黑洞,将自己紧紧地吸附在这里。
激しく身を抱き缔め
用尽全力抱紧身体
崩坏帝王被眼前的情况激怒,眼睛发出从未有过的红光,悦动质量体内的崩坏能量骤然上升,身周发散出巨大的气场,吴春怡逼得三人稍稍向后退了几步,帝王手中的长枪也合并成了一把巨剑,身上浮动的鳞片也铸成了一副紫色的盔甲,似乎要发起最猛烈的攻击。
“要殊死一搏了吗?琪亚娜,布洛妮娅,我们上!”
“嗯!”
“好的刘洵的儿子,芽衣姐姐。”
赤い月が终りの世界を…
红色的月光照着终结的世界
三人与帝王互相向着彼此冲去,原本不平静的战场上扬起了一片烟尘,在外面只能依稀看见三人于崩坏帝王格斗的身姿,还有各种物品撞击的声音裴少飞,是不是的还有着帝王的哀嚎。
“还真是不简单呢。”琪亚娜闪过帝王的攻击,又一次将帝王束缚在原地。
“是啊,但是最后胜利的,”
“一定是我们!”
哀しい歌姫の呗
悲伤的歌姬在歌唱
“上了!超电磁手炮,启动!”
琪亚娜从左侧掏出自己的超电磁手炮,里面的电浆瞬间被激活,发出亮蓝色的光芒,被花瓣藤蔓与黑洞束缚中的崩坏帝王躲闪不及,被超电磁手炮命中,瞬间麻痹动弹不得,只能看着三人对自己不断地进行着攻击。
淡い梦が真実の裏に
淡淡的梦向着真实的反面而去
“希儿……给予我力量吧……”布洛妮娅闭上眼祈祷着,再一次望向重装小兔时,那淡淡的蓝色中似乎映出了希儿的身影,希儿正向她微笑,那道微笑,是布洛妮娅日思夜想想再一次看到的。
“布洛妮娅姐姐,希儿,会加油的……”
(画师:hikari_01)
消えるまで
直到消失
“白色暴君·次元边界突破,stand by!”
布洛妮娅身上瞬间变成了黑白蓝三色的护甲,手腕处的护甲似乎还镶嵌了许多崩坏的结晶碎片,右肩上,有着代表希儿的蓝色花饰。
“次元边界突破,无尽次元——”
赤い月が血涂れ町を…
红色的月光照在血染的街道
“封印的雷电女王的力量啊……”
芽衣的身上装甲也瞬间变成了代表崩坏雷电的紫色,头部出现了象征着律者状态的鬼角,浑身萦绕着紫色的电光身后的五片紫翅上萦绕着跃动的雷光,宣示雷电女王不可侵犯的尊严。
“以雷电之力,给予其惩罚”
“青雷龙鸣,樱花漩涡——”
悲鸣の歌姫の呗
悲鸣的歌姬在歌唱
“第四代女武神试作装甲,白骑士月光,限定解除——”
琪亚娜瞬间装备上原本只存在于资料空间中的白色装甲,胸前的卡斯兰娜家族家徽和身后不断闪耀的14片光翼彰显着这套弑神装甲的强大威力。
“那么,由本小姐给你最后一击吧!”
“光翼,展开——”
甘い梦が思い出の中
甜美的梦在回忆之中
“吼——————”
终りまで——
直到终结——
“嗷——”随着崩坏兽帝王的一声惨叫,它庞大的身躯重重的倒在尘埃之中,这次,它终于无法再一次行动,随着什么东西的破碎,崩坏帝王的躯体也一点一点化成紫色的光点,消散在夜空之中。
“终于结束了——”芽衣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
“结束了——啊——”琪亚娜也一下子瘫坐在地上,发出无意义的声音。
“是的,布洛妮娅确认周围没有高崩坏能反应,可以确定此次危机已经解除了。”
“太好了,布洛妮娅,结束了呢。”芽衣笑着摸了摸布洛妮娅的头,一片蓝色的花瓣静静地散落到芽衣手背上,似乎在昭示着什么。
“莎拉!”
“对了,莎拉呢?”
三人一齐向教堂的顶端望去,令人心碎的歌声已经结束,原本站在那里的莎拉似乎变得失去了平衡,最终失去重心掉落了下来。
“莎拉——”
芽衣迅速冲了过去,出于生理反应地用手接住了从高空跌落的莎拉,但是令她吃惊的是,莎拉在她的怀中,几乎和一片纸一样梦见狗咬狗,似乎并没有重量。
“太好了,是你们呢……”莎拉在芽衣怀中露出了虚弱的微笑。
“莎拉”“莎拉”琪亚娜和布洛妮娅随后也都赶到。
“你们都没事就好……”
“莎拉,对不起,我之前不该对你这样……”琪亚娜鼻子一酸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“没事……”
“芽衣……我这次保护好你们了吗……”
“保护好了,莎拉,这次是你救了我们呢……”
“那就,太好了呢……芽衣,你说的,的确是对的呢……”莎拉的声音比刚刚似乎更微弱了些。
“莎拉,莎拉你坚持住,你一会儿就能得到治疗了,坚持住啊莎拉。”
“这个时候,琪亚娜,你怎么还在骗我呢……”
“啊……”琪亚娜停住了擦眼泪的手,怔怔的看着莎拉。
“我什么样子,我最清楚了……你们那个时候给我检查的结论,我就已经听见了……”
“……”
三人陷入了沉默。
“我那时也不知道怎么了,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,我发现我就站在教堂的最高点。我看着你们在下面的样子,我就十分害怕,我又一次想到了我小时候被人欺负无法还手的时候。我当时真的害怕,不知道我能去干什么。我当时想到的,不知为何,我就想去唱歌,当我唱出来的时候,我觉着无数的能量向我涌来,我感觉身体变得轻飘飘的吴若瑄。”
“……”
“我当时感觉到,有人告诉我,用这力量去毁灭眼前的一切,去破坏,去泯灭,去结束这个世界。”
“但是我告诉自己,我不能这么做,我要保护你们,要保护乔,要保护我们一起经营的花店,我要保护小镇,保护我和乔一起喜欢的……”
说着,莎拉微微指了指胸前的蓝色蔷薇。
“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,我就一直告诉自己,一直唱下去,然后去尽自己的力保护这里,在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已经掉了下来,然后芽衣接住了我。
“莎拉……”芽衣的眼角充满了泪水。
“芽衣,琪亚娜,布洛妮娅,谢谢你们……”
“莎拉……”
“这次,我终于能够去守护别人了呢……”莎拉微笑着说完最后一句话,然后安详的闭上了眼睛,再也没有醒来过。
原本紫色的夜空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皎洁的月光洒在莎拉微笑的脸庞上,犹大的雕像依然立在那里,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。
“走吧,还有一件事,我们还要帮莎拉完成……”芽衣抱着莎拉,转过头,向着乔与莎拉的花房方向走去。
“总部的那帮人,也真是的,张口就问什么有没有什么关于拟律者的相关信息,一点都不关注这里发生了崩坏,到底造成了多大的灾难。”琪亚娜站在城外的山坡上,望着已经成为一座空城的小镇,不爽的吐了句槽。
“不过,终究是结束了,这场灾难周才伟。”芽衣也走到琪亚娜身边清华保安哥,阳光再一次撒到大地上,对于还活着的人来说,新的一天,依旧要继续下去。
“不过毕竟,我们还是帮助莎拉,完成了她的愿望。”布洛妮娅抱着黄色的吼姆玩偶,向远处眺望着。
“是啊,莎拉。”
在三人的身后,有一个用土堆刚刚建好的坟墓,一块被削的规整的木牌上面写着两行字。
“彼此深爱着的莎拉,乔,长眠于此,愿赐予他们以永久的安息”
坟墓旁长满了茂盛的鲜花,这里没有受到崩坏的波及,但是这些鲜花依旧十分美丽,在微风的吹拂下不停的摇曳着,显出她们鲜活的生命力。之后便是安顿好莎拉与乔的遗体,在与总部派来的人反复周旋一番之后,给了他们早就因为战斗而破损不堪的资料,还有那个已经碎成粉末的黑色立方体,总部的人脸色并不是很好看,似乎这些无足轻重的东西并不值得他们几个小时的行程。
再然后,在登上休伯利安号之前,芽衣三人将乔和莎拉安葬在城外他们曾经经常去过的山坡,山坡上长满了鲜艳的花朵,在阳光的照耀下显示着无限的生命活力。
“能以自己的意志与崩坏相抗衡,莎拉真的是了不起呢……”芽衣在墓前俯身,轻轻地将那朵蓝色的蔷薇放在二人的墓碑前。
“或许是因为她的意志,那份守护的意志,才能让她保持自我的吧。”琪亚娜蹲在墓碑的前面,“莎拉,你真的,是很了不起的呢。”
“以人的意志去对抗崩坏,真的是不可能的事,但是这次,布洛妮娅看到了许多本来不可能的事情无垢上仙。”布洛妮娅也走到墓前,静静地看着隆起的土堆,似乎还能看见莎拉的身影。
“不,这不叫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芽衣用手甩了甩自己的长发,,仰望着万里的晴空,几只飞鸟从上方飞过,几只蝴蝶在三人的身旁飞舞,风吹过山坡,发出“沙沙”的声音,一切的一切黯晶凤凰,彰显着说不出的舒适与惬意,丝毫令人感觉不到这是一个濒临崩坏的世界。
“这叫做,奇迹。”
休伯利安号上,蓝色的蔷薇随着风轻轻地摇曳阴奕彤。
各位舰长,大家好,我是本篇《崩坏的花语》作者SCAS,芽衣一行人的此次行动告一段落,尽管崩坏的风依旧肆虐在世界的各个角落,但在有崩坏的地方,就有着名为“奇迹”的花语,就会有着无数的奇迹上演。
《崩坏的花语》这一篇灵感主要来自《丹特丽安的书架》小说中关于蓝色蔷薇的一章,由于本人对于花语并不是很熟悉,若有什么缺漏与错误,还请大家谅解。本篇的故事三万余字,其中也出现了不少类似于错别字(布洛妮娅对不起1551)和其他缺陷的地方,感谢大家的指正,在此也为出现的错误给大家带来的阅读不便给以最诚挚的歉意。
故事虽然已经完结费蒙特,但是休伯利安号依旧在航行,主角们也依旧在第一线与崩坏进行着斗争,为世界上所有的美好而战,“崩坏的花语”只是她们行程中的一小部分,还有更多的故事等待着我们去发掘,再次感谢各位舰长的阅读与陪伴,谢谢你们,共同见证了,崩坏的花语——那,就是奇迹。
给以做衷心的感谢和最诚挚的谢意。.
以上。
SCAS
于终章发布前
点赞就是对作者最大的资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