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仁俊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
参战老兵的芳华岁月-卫国者


裘满根
南京军区一军一师二团卫生队司务长
错上烈士花名册,当了三天烈士
裘满根司务长的战地日记
1、最早牺牲的人:是我军一师某副师长郑爱强,还没有上前线就车祸身亡。
2、最早牺牲的上海兵:姚青纪,原师足球队守门员,在116阵地遭越军75mm炮击中牺牲(我师足球队曾夺得军区联赛冠军,相当于现在的甲B水平)。
3、受伤最重的:展亚平,两条腿高位截肢,右手臂截肢。
4、最“准确”的走火:在南温河,一个新兵玩弄排长的手枪走火,一枪击中15米外一个靠在床上看书的特务连战士的脑门正中,特务连战士当场死亡。 
5、最痛心的走火:我团某副连长手枪放在被子里,睡觉时一抖被子,手枪掉在地上走火,子弹从腹部进肩上出,当场身亡。第二天一早,收到电报,其妻子已经生下一男孩。
6、最可笑的走火:我团某连副指导员,持手枪上厕所,放枪时枪走火,屁股中弹。
7、最容易死的人没死:还是那个因走火打死人的新兵,被罚上一线带罪立功。炮弹打到他的脚下,没炸;踩到地雷也没响;越军的手榴弹扔到他脚下,他又扔回去,炸死两名越军。前后参加三次战斗,全身丝毫无损,还立了三等功下来宿雨犹眠。
8、最不会死的人死了:我团某副营长,在三线搞后勤,一天夜里走出掩蔽部小便,远处响了一炮,他本能的一缩,头部撞在工事钢梁上,造成颅内出血而亡。
9、最命大的兵:一团一个战士,站在123阵地堑壕上,敌人一发105mm榴弹打来,蹭了一下堑壕壁,然后从其裤裆里面穿过,打在后面的地上,最后竟然没有炸付瑞亭,把这个兵吓出一身冷汗!
10、最倒霉的一锅粥:我有四个老乡,在98号阵地烧粥喝,忽然听到声音不对,急忙闪开卧倒!越军一发60炮弹正好打在粥里,炮弹没有炸,但一锅粥被砸得四散飞溅,四个人全部被飞溅的粥烫伤! 
11、最经得起炸的兵:我一上海老乡,刚上阵地就背部受伤,出院后再上阵地,又脸部受伤,牙齿被打掉两个,再住院,出院后再上阵地,扔手榴弹扔在电线上,弹回来爆炸,右手臂负轻伤。好不容易熬到下阵地,他的排长因玩弄越军手雷,引起爆炸又负伤。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典型,他现在做了老板,去美国定居了。每次安检,那探测器就响个不停,他身上还有十多快弹片没取出。他唱歌极像孙楠,又没结婚,好一个钻石王老五!
12,最经不起炸的兵:一团一个兵,脚后跟打了一小块弹片,包扎了一下于都人才网,还在洞里笑着打牌,第二天一早,被发现已经因出血过多而僵硬死亡。
13、最后一个牺牲的人:我军下阵地后,一个战士拿出一枚82式手雷说:“在前线没有用上,现在也要听个响。”于是一拉弦扔到山沟里施茉莉,炸声并不太响恶魔奶爸动画,但30米外一个正在施工的工兵马上就倒下了。检查没发现什么伤口,脱衣服才看见心脏位置有一个小孔:一颗小小的钢珠要了这个工兵的命(正中心脏)!值得提提的是:二团卫生队有二根(张*根、裘*根)上战场铜镜反应,一根粉身碎骨永远留老山,一根历经磨难凯旋回杭州。
郑德玉
127师381团
一九七九年二月十六日晚,担任穿插任务的一二七师三八一团的机一连战土。那年郑德玉才十匕岁,刚入伍不久。那晚伸手不见五指,全团每人身上负重六,七十斤,行进在人迹罕至的山林里。 当爬刭公母山的时候,人已很疲劳。但看到马友副师长那老头拄着棍在往山上爬,大家鼓足勇气继续往上爬。 公母山上寸草不生,遍布乱石,氧气稀薄。当时的我浑身被汗水湿透,头轰脑怅,走的摇摇晃晃,真想歇下来张谰谰,不愿前行。但是不能,咬着牙继续前行。 那年二月十七日天没亮我们穿插越军六一二高地下蔻静,凌晨六点钟发起对敌六一二高地进攻。当天的战斗非常惨烈。和我同期入伍的吴建国战友抱着越军军官摔下悬崖同归于尽。
邹门忠
40师120团
1984年4月28日收复老山进攻战时我们无炮二排配属一连担任老山右翼穿插,防御期间坚守老山前沿阵地,四五六班分别协同一连一二三排,排长郑维智,四班与一连一排驻守1071高地李诚洁,建制七战员,周玉平,温学武,杨孝忠,陆仕光,宋明雄,翟慧明,江洪孝(防御中期由德宏调补来)。五班跟一连二排驻守1153高地,对面1058高地越军据住,建制七战员,杨伦刚,邹门忠,滕世从,娄必成,李光军,肖元成,鲁红民(防御中期由德宏调补来)。六班随一连三排驻守45号高地,一连连指,大炮前观,战时六战员,周云,聂德祥周凤臣,鲁发顺,罗荣全,熊建伟,唐作权。云南宜良羊街35205部队44分队(原昆明军区14军4O师120团炮营无炮连)二排五班八二年兵好先生徐丽,三等功臣,弹片伤员,深圳工仔,贵州省瓮安县江界河镇铜铜锣村大土组邹门忠亲历忆书,顺致崇高革命战斗敬礼!
80师239团
张振兰
北京军区陆军第27军80师239团6连九班,班长。1986至1988八十年代上甘岭无名二高地做战。参加423战斗,作战中荣立二等功。
81师241团
邓绍兴(星)
北京军区陆军第27军81师241团炮营100炮连无线班战士,中共产党医道丹途,1986-11―1988-6对越作战既两山轮战。优秀战士。所在连集体二等功。现住四川省乐至县石佛镇龙家沟村二组。
79师237团
曹凤宝
北京军区陆军第27军79师237团二营二机连十一班班长,一九八四年十一月从河北张家口万全区入伍,参加了一九八六年至一九八八年老山对越防御作战,坚守在老山1072高地0号阵地8号哨位,并于一九八七年六月光荣火线入党,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。
北京军区
朱根柱
北京军区对越防御作战反坦克导弹连卫生员。和平年代的今天看到我同龄的战友长眠在祖国的南疆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曾多少次梦回部队,梦回南疆去祭奠和看望他们……
1军1师3团
范向阳
南京军区陆军第一军一师三团七连,(原部队番号83027部队63分队。1985年元月15号我连奉命出击968阵地。战后,我连被昆明军区授予尖刀七连光荣称号。范向阳,湖北广济县人(现为武穴市)。
81师侦察连
罗祖成
北京军区陆军第27军81师侦察连上士班长,于1986年12到老山前线轮战至1988年6月撤离老山前线,多次受到侦察处和连嘉奖,中共党员,于1990年12月退伍回湖北省利川市汪营镇。
127师381团
李业魁
武汉军区陆军第43军127师381团82无座力炮连二排六班。1979年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。
40师通信营
孙明和
昆明军区陆军第14军40师通信营通信连守机员,和战友肖友明是一个连一个班的。
164师492团
郝惠成
一九七九年二月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,参战部队55军164师492团特务连任副连长。寻找连队通信员姓邓(山东人)后邓到院校学习,曾经到广东省军区警卫连看过我现在急找你,有知情者告知我凯登·克劳丝。
1军1师2团
裘满根
南京军区一军一师二团卫生队司务长。1984年7月-1985年6月,赴滇参战。与二团五连军工队一起参加"1.15"战役,错上烈士花名册,当了三天烈士。
炮9师16团
汪玉祥
南京军区第一集团军炮九师十六团二营六连炮四班战士,1984年6月至1985年7月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,在老山战区交址城、茨竹坝炮阵地执行战斗任务,炮排荣立二等功。1983年10月入伍,1987年10月退役,安徽霍山人。
炮9师16团
方森虎
南京军区陆军第一军炮九师十六团一营一连战士,部队1984年6月至1985年7月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,一连炮阵地设在老山战区芭蕉坪、交址城。战前方森虎积极要求参战,向连部递交了血书血溅加拉曼,最终服从组织安排守卫营区。1982年10月入伍,1986年10月退役,浙江宁波人。陈杏衣
炮9师16团
王锦云
南京军区陆军第1军炮9师16团1营2连炊事班长,1984年6月至85年7月参加老山前线对越作战。在跤址城、茨竹坝阵地执行后勤保障任务,荣立二等功。江苏兴化市人,1980年11月入伍、85年底退役。

徐世明,79师高炮团5连班长,中共党员,84年10月入伍,1986年11月至1988年6月参加对越防御作战,荣立三等功。现任四川省大竹县畜牧局局长。
徐忠夏,79师高炮团4连副班长,中共党员,84年10月入伍,1986年11月至1988年6月参加对越防御作战男模丁一,荣立二等功,现在四川省大竹县农林局工作。
桂尤德,79师高炮团5连战士,84年10月入伍,1986年11月至1988年6月参加对越防御作战,荣立二等功。现在四川省大竹县电力公司工作。
潘竹平,79师高炮团2连司务长,中共党员,84年11月入伍,1986年11月至1988年6月参加对越防御作战,现在四川省大竹县电力公司工作。
王建明,79师高炮团6连驾驶班战士,84年10月入伍,1986年11月至1988年6月参加对越防御作战,荣立一等功。现在四川省大竹县电力公司工作。
刘子奎惠贵人,79师高炮团4连,战士,84年10月入伍,中共党员,1986年11月至1988年6月参加对越防御作战,荣立一等功。现在四川省大竹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工作。
108团三营八连连长倪国民,指导员袁义昌,副指导员沈志富,一排长李景,二排长王许霖,司务长何祥地,班长杨舒靖
王成,南京军区12军36师炮兵团一营营部通讯员,在八里河东山参战。
于兴华238团一营三连,一九八七年四月十五日上八里河东山阵地,一九八八年四月八日下阵地,总共差七天就一年,本连队只有一人受伤,全部平安返回。本人荣获三等功。
老兵文艺
退役团长当镇长,为了群众的利益,竟当众怒打县长…
中国历史上戴绿帽子的名人,关羽,为什么一身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