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仁俊

又一个WordPress站点


夜幕下的伊斯坦布尔(2)-碧海长风黄家驹假死
一路扎下去,又见大群的穆斯林聚餐庆祝陈雁升开斋节,穿过奇力克阿里帕夏清真寺建筑群,就到了博斯普鲁斯海峡岸边胡兰春。继续沿海岸前行,越过一个游轮码头,就是正对着加拉塔的加拉塔大桥了唐之韵解说词。这个加拉塔实际上是加拉塔塔(Galata Tower),伊斯坦布尔欧洲区的制高点,1500年前就建有木塔,如今的石塔也有近700年历史。加拉塔大桥横跨金角湾,桥下一溜儿的餐馆儿,桥上有大批的垂钓者,我来这里是观赏金角湾落日。

加拉塔

开斋节聚餐

奇力克阿里帕夏清真寺

加拉塔大桥
正当我趴在栏杆上发呆时,一个帅气的青年走过来也趴在旁边一起欣赏晚霞石井美佳,看到我相机里拍摄的照片大加赞美并问我是不是中国人,他喜欢中国人。可能看出我眼神中的疑惑,他马上说自己不是土耳其人是东欧人(大概要跟满大街的本地骗子区分开),为英国的一个人道主义组织工作,身份是摄影记者,在叙利亚难民营采访并呼吁援助和保护难民权利。
一艘游轮缓缓驶过向着夕阳而去山口久美子,三角形的尾迹慢慢荡开,一片片红光跳动闪耀。不速之客开始切入正题,说跟我交流非常愉快,而他的朋友在不远处正好开着一处酒吧,今天又是开斋节还有庆祝活动,希望邀请我去边喝边聊。
这把戏见得多了,我早就失去了最初的新鲜感,只是淡淡地摇头拒绝。他继续问我住哪个酒店,我随手指岸边一家,他立刻说自己也住那,晚上喝完酒可以一起回去,真是锲而不舍绿茵伯乐。这时我多少感觉到风险临近,于是跟他说酒店里还有四个朋友等我一起吃饭,也给自己壮壮胆宋桂玲,也杀杀对方锐气。
远方的大桥上一列火车隆隆驶过,云层渐渐遮住阳光,成群的海鸥在天际翱翔。这小子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怨恨屋本铺,非要帮我拍照片不可,我一再说不必七人食客,他就直接上手抓住我的相机。我牢牢攥住相机不放手中邮阅读网,他见不能得逞也就罢了。又闲谈几句,挥手告别。我知道他肯定还有同伙,自己没动看着他走远后才离开大桥,走进岸边的一家酒店恶搞奥巴马,从另一个咖啡厅的出口离开,这才上坡往塔克西姆广场方向返回。不过在窄窄的街道上行走时,总感觉背后有人盯着似的。


快回到独立大街,我也开始放松心情,放缓脚步看看街景。一个背着方方的大木箱子的擦鞋匠从我身边走过,吧嗒一声响,一只鞋刷子掉在脚前炫舞世家。我赶忙喊住了擦鞋匠,他拾起刷子抓住我的手千恩万谢——这是不是太过了?果不其然,擦鞋匠一定要为我免费擦鞋表示感谢,拉着我往街边的角落走。大热天儿的我就趿拉一凉拖有什么可擦的,忒不专业了吧?我客气地甩开他往街上亮处走方婷扮演者,他还不死心星新一简介,“Want a lady?”
走上人潮汹涌灯火辉煌的独立大街,终于感到安全了。街头国旗招展商铺林立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,好几个乐队在即兴表演,一群群人围着看。我钻进一堆人里看热闹,却不是表演,几个人挥舞着彩虹旗宣传他们的权利。
我离开人群,一个黑影却探头探脑地跟了上来问我对这个群体有什么看法。这人生地不熟的又是敏感问题,我不敢乱语只是哼哈几下耸耸肩而已。其实我都没怎么说话,他愣说我们谈得投机,正巧他的朋友在附近开了个酒吧,晚上还有狂欢,可以邀请我免费参加。我不由得叹口气,这伊城的骗子文案是不是太懒了,就一套磕儿翻来覆去地用围屋人家啊?我加快脚步,黑影也紧跟着,到了塔克西姆广场流氓太医,我干脆坐在纪念碑前的石条上不动了。骗子陪我坐了会儿,见我拿出手机作势要打墨一只,觉得耽误不起功夫还是找下一个猎物吧,于是悻悻而去。
我转身钻进黑洞洞的Gezi公园找了条长椅坐下,逐渐适应了黑暗,目光在夜色中徘徊。没有了熙熙攘攘的人潮,没有了鳞次栉比的街巷,在昏黄的灯盏下上口下巴,在环绕的古迹中,伊斯坦布尔,我看到了你湛蓝色的眼睛。